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您当前的位置:重庆时时彩 > 新闻中心 > PPP专栏

银保监会推进银行理财调整 公募信托1万门槛不准确

作者/来自:优维金融空间发布日期:2019-03-05



       2月28日,银保监会召开吹风会,介绍了目前银行保险业运行情况,并对银保监会如何理解、落实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要求进行了详细阐述,此外就市场关注的子公司进展、“公募信托”投资起点1万元等一些热点问题回答记者提问。

  五部门负责人齐出马,银保监会首席风险官、新闻发言人肖远企,银保监会首席检查官、国有控股大型商业银行监管部主任杨丽平,银保监会统信部主任刘春航、银保监会创新部主任李文红、银保监会信托部主任赖秀福共同出席会议。

  肖远企表示,改善金融供给,一方面是增加有效供应,增加特色机构、专业机构,增加资金供应。另一方面,破除减少无效供应,以保证流动性的合理充裕,使资金供应与经济增速、人民需求相适应匹配。

  目前,银行、保险机构总数为4800多家,绝大部分为中小型机构。“下一步还会在数量上增加,业务比重也会提高。”肖远企称。

  确保理财子公司高质量开业运营

  增加特色机构、专业机构是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关键一环。

  截至目前,银保监会已批设5家从事债的金融资产投资公司、5家银行理财子公司以及地方资产管理公司等。“同时,也将通过对外开放引进更多的外资机构,包括专业、有特色的外资机构。”肖远企表示。

  2018年12月26日到2019年2月15日,银保监会已先后批准五家大行设立理财子公司。

  李文红表示,银保监会目前还受理了多家商业银行申请,其他多家银行也正在结合战略规划和市场定位,开展理财子公司申请。

  李文红称,理财子公司净资本管理办法已经列入今年的重点计划,基本原则是同类业务适用同类标准。“我们也会关注资本金使用情况,这都是下一步监管关注的重点。”

  一直以来,银行理财资金是我国债券市场的重要来源。李文红表示,接下来将通过推进银行理财子公司改革,进一步发挥银行理财资金的债券投资管理优勢,加大对债券融资的支持力度。

  对于下一步的工作计划,银保监会表示,会持续加强对银行理财业务过渡期监督整改;推动配套制度建设,完善监管框架;推动理财子公司设立工作,成熟一家,批准一家;确保已批准的理财子公司高质量的开业运营;对于已开业的合规管理,促进其合规审慎开展业务。

  满足合理非标融资需求

  2018年以来,银行理财业务按照监管导向有序调整,呈现出更稳健和可持续的发展态势。

  从理财业务现状来看,主要体现以下几个特点:一是总体保持平稳运行;二是,理财产品发行结构有所优化;三是,理财产品嵌套投资情况有所改善;四是,银行理财产品已成为我国金融市场的重要投资者。

  值得注意的是,从理财产品发行结构来看,在发行端,同业理财规模和占比持续下降,封闭式非保本理财产品平均期限有所增加。

  “封闭式理财期限增加,有利于保障部分企业合理融资需求。”兴业研究宏观团队金融监管陈昊认为,资管新规发布后,封闭式非保本理财平均期限有所增加,既有助于有序化解理财原有“资金池”模式,也有利于满足部分企业非标融资需求。

  根据记者了解,在资管新规发布之前,由于部分“非标资产”存续期较长,而理财产品往往期限较短,理财业务中存在着运用“资金池”模式实现资金来源和底层资产期限错配的“短钱长投”现象。

  银保监会数据显示,2018年12月,新发行的封闭式非保本理财产品加权平均期限为170天,较4月增加12天,较上年同期增加28天。2018年全年,新发行的封闭式非保本理财产品加权平均期限为161天,较2017年增加约20天。2018年末,期限在3个月以内的非保本理财产品不到4月末资管新规发布时规模的一半;占非保本理财产品的3%,较4月末下降3个百分点。

  资管新规指出,资产管理产品直接或者间接投资于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的,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的终止日不得晚于封闭式资产管理产品的到期日或者开放式资产管理产品的最近一次开放日。

  随着这一要求的落地,未来“短钱长投”的乱象将会消弭,但与此同时,较短的封闭式理财期限与较长非标存续期之间所产生的矛盾可能导致部分企业合理的非标融资需求得不到满足,进而引发这些企业资金链紧张甚至断裂。

  陈昊认为,增加封闭式理财存续期,扩大长封闭期理财资金规模将有利于满足这些企业合规合理的非标融资需求。

  此前,人民银行举行的吹风会上,央行金融稳定局副局长陶玲指出,央行正在制定标准化债权资产的认定规则,会在存量非标转标等方面妥善处理。未来,随着非标转标规则的进一步明确,以及封闭式理财产品期限的增加,将能保障此前通过非标渠道获得资金的企业的合理融资,避免在资管新规过渡期及其结束后可能对相关企业融资造成断崖式效应。

  遏制信托乱象

  2月27日,1万元投资起点的“公募信托产品”、监管部门将从行业评级“A”的信托公司中选择2家至3家作为试点等消息引发市场“躁动”,在2月28日银保监会吹风会上,赖秀福表示,有关万元起点以及试点2至3家机构的市场传闻并不准确。希望外界以银保监会正式发布的文件为准。

  近年来,信托业治理成效显著。银保监会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68家信托公司共计管理资产22万亿元,比年初下降3.54万亿元,总体稳中有降。通道乱象整治的效果明显,主动管理业务在整体结构中呈现上升势头。

  赖秀福表示,近年来银保监会组织开展了全面自查和现场检查工作,进一步规范交叉金融业务,强化信托公司行为管理。去年对相关信托公司进行行政处罚2000多万元,信托乱象得到有力遏制。

  “从发展趋势来看,当前的信托业正处于大有可为的时代。”赖秀福表示,但随着形势变化,不同时期出台的信托监管文件有些可以整合、调整、补充。最近正在研究、起草并完善《信托股权管理办法》《资金信托管理办法》《信托资本监管办法》等。

  值得注意的是,信托业在支持实体经济方面的能力不断提升,通过压缩通道业务、规范信托贷款、优化投向等,帮助企业去链条降成本,稳妥降低企业杠杆方面也发挥了良好作用。但与此同时,信托行业本身也存在风险。“一是交叉金融风险;二是流动性风险;三是信用风险呈现多行业多区域暴露的态势。”赖秀福称。

  他强调,信托机构应坚决不做股东圈钱工具、坚决不做监管套利工具以及不做限制性领域融资工具。在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前提下,管战略、管风险、管行为,提高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促进信托业回归本源。

重庆时时彩 重庆时时彩 重庆时时彩 重庆时时彩 重庆时时彩 重庆时时彩 重庆时时彩 重庆时时彩 重庆时时彩